牛客網>推薦>正文

今天再看馬雲的那個決定

2019-08-13 01:04:32 華商韬略 分享

 

那個小心翼翼的狂人。

2011 年 6 月 14 日的杭州,傾盆大雨。

下午兩點,支付寶股權變更說明會在淘寶總部六樓會議室舉行。

發布會上,剛從美國回來的馬雲穿着藍白條紋短袖,面對着擠爆全場的六十多家媒體,不停地做着強調的手勢。盡管一向演講能力出衆,馬雲卻連連口誤,但每一個人都清清楚楚聽到了那句:

“雖然不完美,但是唯一并且正确”。

兩天後,馬雲在微博中引用《狂人日記》表露心聲:

我可不怕,仍舊走我的路!

事件起因是,一個月前雅虎發布了一則震動市場的公告,将馬雲轉移支付寶股權一事告白于天下。公告中稱,馬雲沒有獲得董事會批準就把支付寶轉到了自己控股 80% 的内資公司名下,并且切斷了阿裡巴巴對支付寶的控制協議,而作為大股東之一的雅虎,對此毫不知情。

消息一出,雅虎股價暴跌 7%。

當時的馬雲正在美國洛杉矶參加 D9 數字大會,《華爾街日報》專欄作家卡拉 · 斯韋什爾在會上,對他發起了尖銳的诘問,甚至用“偷”形容他的舉動。

國内輿論也頓時嘩然,衆說紛纭。有人認為馬雲為的是逼宮雅虎轉讓股權,有人懷疑馬雲的道德問題,也有為支付寶擺脫外資而叫好。

鮮花與雞蛋齊飛,咒罵與掌聲亂成一片。

“契約與産權一道構成市場經濟的基石,踐踏契約原則就傷害了市場之本”。

“沒有人能置身事外,有人為一己私利,不顧把全行業拖下水。憤怒,無語”。

“強盜搶占了别人的财産,破壞了我們的國際信用,卻要全體中國人買單”。

國内“倒馬派”中呼聲最高的代表人物當為著名媒體人胡舒立。她第一時間站了出來,發表社論《馬雲為什麼錯了》,把支付寶股權轉移形容為“偷天換日”、惡意侵害股東權益。

文章認為,作為業界代表人物,馬雲的低級錯誤嚴重違背契約精神,給中國經濟、中國企業形象帶來了極壞的負面印象。

那些已經拿到或者正在争取外資的互聯網同行們也是人心惶惶、叫苦不疊。代表主流輿論的各路媒體、投資人、業界大咖們群情激奮地把馬雲架上了批鬥會,質疑他借支付牌照之名,堂而皇之違背商業倫理,拖行業下水。

一向從容自信的馬雲不淡定了。

在給胡舒立的跨洋短信裡,向來善于表達的他,訴苦般回應:

大姐,我能怎麼辦?支付寶出問題了我是要坐牢的。

看似天馬行空大無畏的背後,馬雲從來都是小心翼翼的人。

當年他前往美國替杭州市要賬失敗,在西雅圖第一次見識到了互聯網。當對方讓他試試敲鍵盤輸入時,他卻不敢碰電腦:因為怕給人敲壞了,很貴的東西。

這是自己的“便宜”,不能建立在别人吃虧的基礎上。

1995 年,杭州一家電視台安排五六個人“偷”窨井蓋看路人反應。當其他人都繞着走,不想惹事的時候,隻有馬雲站了出來。來回幾趟找不到可以助陣的人,于是他折返回來,一隻腳踏着自行車,一隻腳點地的停下來,大聲呵止“偷”者:你們幹啥呢(這句話我猜的)。

一隻腳踏着自行車,是因為對方“兵強馬壯”,要是跟他幹,他肯定幹不過,所以他一隻腳踏着自行車,以便随時發動:“如果他們沖過來,我肯定逃了”。

這是敢于做好事,但也要懂得保護自己。

自己的“便宜”,不能建立在别人吃虧的基礎上;敢于做好事,但也要懂得保護自己;總結起來就是,希望我們都好好的,這是馬雲的底色,但很多事,事與願為。

人在江湖,都有身不由己時。

2004 年 1 月,世界各國政要齊聚的瑞士小鎮達沃斯白雪皚皚,一年一度世界經濟論壇在此舉行。第四次赴會的馬雲心事重重,因為他正為建立自己的“支付系統”而猶豫不決。

那時,中國的金融行業還相當封閉,銀行業還在經曆股份制改造的陣痛。國家小心翼翼,電子支付牌照遙遙無期,支付與誠信機制的落後禁锢着電子商務的發展。馬雲強烈地希望建立一個支付系統解決這一問題,但他所面臨的,不僅僅有技術的風險,更有法律和政策的瓶頸。

此前,他接觸大量金融機構不斷并嘗試與之合作,試圖以無風險的方式建立起支付系統,但都無功而返。

達沃斯論壇中,關于企業社會責任的讨論,又燃起了馬雲心中的火焰。當天晚上他就給國内打電話:

“立刻,現在,馬上啟動支付寶。”

他說:“如果要坐牢,我去!”

那一刻,他超越生意和商業的思維,也超越個人的得失,重新定義了“支付寶”這件事,也重新定義了自己。

2010 年年底,在提交支付牌照申請前一天,央行特意向所有申請人發函通知:

如果有外資協議控制請重新申報,如果沒有外資協議控制的,請公開聲明。

當外界的目光都集中于行業龍頭、外資控股 70% 的支付寶身上時,馬雲讀懂了“通知”的潛台詞,開始為支付寶“沒有外資協議控制”運籌帷幄。

聲明:本站部分資源來源于網絡,版權歸原作者或者來源機構所有,如作者或來源機構不同意本站轉載采用,請通知我們,我們将第一時間删除内容。本站刊載文章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,所刊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,并不意味着本站贊同作者觀點或證實其描述,其原創性及對文章内容的真實性、完整性、及時性本站亦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,請讀者僅作參考。
編輯:可欣